01 没有奇迹,只有累积

2017年3月,北美著名人力资源集团公司SourceCon举办了一年一度的行业竞赛。

一台机器“代号B”参赛者仅花费了3.2秒就筛选出了合适的候选人,同时职位适配性还排到了第三名。其他通过人工筛选的团队则使用了10-20个小时来寻找合适的候选者。

技术出身,又在人力资源行业深耕近10年的李松毅看到了希望——终于可以用科技来解决招聘领域的痛点。他邀请了那台“代号B”机器的CTO以及首席科学家加入Bello团队,希望将这项技术带入中国市场。

那时的Bello团队,只有8个人,研发中心位于美国波士顿。

截至2019年11月,Bello年收入已超千万元,完成了四轮融资;团队扩张至50+人,大多曾是知名大厂里够独当一面的项目leader;总部迁移至深圳,并在北京刚刚启动新Office。

所有的突然之前,都伴随着漫长的伏笔。

Bello创始人兼CEO李松毅说:“在这个潜力巨大的行业里,Bello的活法就是,做好自己的价值点。”

02 服务行业,技术落地

Bello(倍罗)是一家提供人才解决方案的人工智能科技公司,并致力于成为招聘领域最好的人工智能公司。

Bello把美国的人工智能底层技术延伸至中国,并在国内经历了三年的本土化迭代,为自己建立了难以撼动的扎实基础。他们将NLP(自然语言处理技术),KG(职场知识图谱)和RPA(招聘流程自动化)技术应于招聘,为企业提供人才管理智能化解决方案。

text

四年时间,从波士顿到深圳,再扩展到北京。这个过程里,Bello靠的是一次次的迭代升级,一次次的自我突破,一次次的创新与改变。

而支撑他们一路走来的,是不变的信条——深耕价值点,给市场最好的交付。

2019年,Bello再一次完成了技术重构。让NLP的机器智能,变得更富解释性地去分析文本,把NLP技术底层的理解逻辑,完美地展现给用户。“它会告诉你所有的来龙去脉,为什么这个人才与岗位是匹配的。”李松毅说。

这不仅是Bello的突破,更带动了行业的突破。NLP是人工智能还没有突破的领域,也没有可靠的落地。

text

“2020年,我们会努力将这个技术在招聘领域加速落地,虽然场景比较垂直,但它为人力资源行业带来的价值十分巨大。”李松毅说,“我们希望明年可以继续深耕,让我们在招聘领域的技术,能为企业提供更好的服务。”

03 产品源于用户,避免闭门造车

优秀的企业,需要不断吸收客户的反馈,并自我迭代。

腾讯、平安、顺丰等巨头企业,对招聘系统要求极高,对智能化要求极具前瞻性。Bello正竭尽全力地为这些客户提供稳定可靠的底层技术。同时,Bello算法得以迭代也源于这些大客户的合作和持续投入,支持着Bello进一步开放底层技术能力,帮助更多创新企业打造更好的人力资源产品/服务。

但是,那些预算有限、技术有限、招聘需求量较小的中小企业怎么办?

2019年,Bello开发了自己的第二个产品——倍罗寻才,以合适的价格,专门针对性服务中小企业,满足下沉市场的需求。

text

倍罗寻才的作用只有一个:帮助企业快速准确地找到合适的候选人,也就是AI Candidate Sourcing。它从形成招聘需求开始,到发布至各个平台,最终为客户形成一个long list。

“倍罗寻才这款产品,将成为我们未来的发展重点。”李松毅说。

重复旧的做法,只会得到旧的结果。创新和改变是所有进步的起点。

04 未来不是靠人的胜利,而是体系的胜利

纵观美国跟中国的To C行业的变化,直接将美国To C公司copy到中国来并不难,因为C端和个体的差异性较小。

“但一群美国人跟一群中国人的区别是巨大的,也就是组织间的区别。”李松毅说,“组织把人与人之间的复杂性都提升了很多个维度,所以想直接copy美国的To B产品到中国,是不可行的。”“要建设有中国特色的、符合中国时代发展的产品。我们一直坚信,每个公司都应该做好、做深自己的价值点,尤其是做科技、做企业服务、做To B公司。”

这个行业里的中国客户,想要的是整个产业链的一个交钥匙的服务,是一个由很多个成熟的价值点串联起来的价值链。

因此,未来中国的人力资源行业态势既非封闭自守,也非恶性竞争,必然是开放合作的。

Bello会继续做好自己的技术价值点,同时会尽全力去和其他组织,如ATS、猎头公司、招聘网站和其他人力资源服务公司,相互串联,来形成价值链,给客户提供更好的全流程服务。

不管位于什么赛道,都离不开匠人精神。做AI也是一样。

“当一家公司试图什么都做,有限的精力必然导致无暇深耕,更没办法做出最好的产品。”李松毅说。

他表示,接触到的很多客户,对市面上所有产品都有不满意的地方。公司核心竞争力也就在此体现:就看你的价值点做得够不够深,这是最重要的。切忌生搬硬套、盲目跟风、只追求网络效应。

因为如果真的热爱,就该把一切当作是荣耀,而不是炫耀。

2020年,Bello不仅会继续深耕技术,同时也会开放自己的技术提供给有需求的合作方。“我们会在明年加大开放力度,帮助其他企业去更好地服务他们的客户。”李松毅说,“只有先把蛋糕做大,大家才能都分到可观的利益。”

前路必有挫折,但无论如何也不会影响Bello朝目标迈进的决心。

“中国的To B市场只有美国的1%,但中国用户量却比美国还多。现在To B的红利还没开发出来,饱和状态还远远未到,更不必争抢Market share。我认为目前行业内的公司,只要深耕价值点,都会有超越预期的长足发展,未来还有可能出现千亿级的公司。”李松毅说。

2020年,Bello预计会将团队扩充至100+人,同时将在北上广深都成立新Office,为全国客户提供优质服务。

古人云:“世之奇伟、瑰怪,非常之观,常在于险远。”

但Bello相信,只要坚持跑下去,风景终会触手可及。

在未来的日子, Bello会继续讲述中国人工智能招聘的故事。 而你, 将会成为故事的主角与见证者。

text